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clarknational.com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瘋了吧!頂級防禦被實習生入侵了? 第5章_莎雅小說
◈ 第4章

第5章

張紹挺直身體,長長的呼出一口氣。

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的話,打死他都不會相信防禦系統居然還能玩出花來。

而如此牛逼的防禦系統,竟然是出自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實習生。

真是離了個大譜。

「我是局座張紹,我請求啟動天眼系統,找一名名叫沈軒的基地實習生。」

張紹顫抖着手掏出手機,直接按下一連串專屬密電碼。

這哪裡是實習生啊,簡直就是救世主啊。

基地可以沒有他張紹,但是絕對不能沒有沈軒。

無論付出多大代價,一定得把沈軒留下來。

「叮鈴鈴……」

剛掛斷電話,張紹的電話便是響了起來。

屏幕上顯示着的是國防信息部部長王立旺。

「老張啊,你太衝動了,你怎麼能隨隨便便立下軍令狀呢?」

「研發防禦系統本就不是一個人的事情。」

「你放心吧,到時候,我會向上面反映,力保你不會上軍事法庭的。」

電話剛一接通,對面便是傳來了一陣急切的聲音。

「老王,告訴你個好消息,我們找到修復防禦系統的方法了。」

張紹的話直接讓對面的人沉默了。

片刻之後,王立旺嘆息一口氣,說道:

「老張,我知道你壓力大,你好好休息一下吧,防禦系統的事,咱們一起想辦法。」

張紹一聽,臉上笑容頓時是凝固了:

「老王,你以為我騙你呢是吧,我這就給你把已經整合完成的程序發送過去。」

張紹說著話,身邊的技術人員便是將新程序給王立旺發送了過去。

另一邊國防部辦公室內,王立旺的電腦上立刻顯示出一個電腦程序。

「還真發過來了?唉,老張的壓力太大了。」

王立旺掛斷電話,象徵性的點開程序開始運行。

研發一個防禦系統所需的人力物力不計其數。

這麼長時間成百上千的信息精英都是毫無進展。

昨天還被逼立下軍令狀,今天就研發出來了新的系統?

簡直是開玩笑。

這不過就是張紹為了最後保住自己那點可憐的尊嚴的手段罷了。

「嗯?這個程序,似乎有點不太一樣啊。」

「小李,小李你快過來。」

片刻之後,王立旺猛地站起身體,眼睛死死盯着屏幕大聲喊道。

不一會,一名戴着眼鏡的年輕人一臉慌張的沖了進來。

「怎麼了,部長?」

「小李,你是清北信息工程的高材生,你幫我看看這個程序。」

王立旺立刻指着電腦說道。

秘書小李扶了扶眼鏡片急忙走到電腦前。

屏幕上的代碼迅速划過,小李的面部表情也越發的凝重起來。

「部長,這程序是哪來的?」

片刻之後,小李狠狠的吞咽了一口口水。

「怎麼了?」

王立旺急忙問道。

「這個程序內包含了我們目前所需要的一切防禦系統的漏洞,而且,還有些東西……連我也有看不懂。」

小李皺眉說道。

「連你都看不懂?」

王立旺整個人倒吸一口涼氣。

小李雖然只是個秘書,但是其在清北時期就是信息工程中的佼佼者。

來到國防更是用幾個案例把國防部的老前輩都給深深折服了。

年紀輕輕就有了這番成就的小李也是心氣極高。

可眼前的這組程序他居然看都看不懂。

張紹這老小子不是騙自己,而是真的有點東西啊?

「小李,你嘗試一下用你以前的程序攻克它。」

王立旺做了一個大膽的想法。

「好。」

小李點點頭,急忙打開自己的電腦,開始進行入侵。

下一秒鐘,小李傻眼了。

「部……部長……」

小李驚愕的目瞪口呆,連句完整的話都是說不出來。

「怎麼了?」

王立旺立刻湊上前來問道。

「這套程序把我的攻擊程序吞併了,而且,融合成了一套獨立的防禦系統。」

「部長,您這套防禦程序哪來的?求求您一定要告訴我,我要拜他為師。」

小李眼神之中滿是對知識的渴求。

「老張給的……」

「小李,那你說,鷹醬國能攻克這一套系統嗎?」

王立旺忽然冒出一個更加大膽的想法。

「這個……不好說……」

「這套系統雖然防禦力很強,但是鷹醬國那邊的人也不是吃素的。」

「不過,如果能找到研發這套程序的團隊的話,或許有機會也說不定。」

小李想了想,有些含糊其辭的說道。

王立旺聞言頓時滿臉嚴肅,當即將電話給張紹回撥了過去。

「老王,怎麼樣?是不是大吃一驚?」

對面傳來張紹得意的笑聲。

王立旺直接了當的問道:「老張,你小子搞什麼?有這麼牛逼的系統不早點拿出來?還非得立個軍令狀?」

「不是,老王……這套程序不是我的團隊研發出來的……」

「不是你的團隊研發出來的?那是哪個團隊?」

王立旺頓時冷笑起來。

華夏國最強的信息團隊就是國防信息團隊了。

現在你老張為了邀功都已經和我打馬虎眼了?

「是一個實習生,我這邊基地的實習生研發出來的……」

張紹頓了頓說道。

王立旺整個人臉都是陰沉了下來,下一秒直接破防了。

「老張,你他么要是不想告訴我就別告訴我,你拿個實習生過來糊弄事?」

「咱倆這麼多年的交情了,老子沒想到你居然是連我都要瞞着。」

「虧了老子還想着動用上面的關係保你一次,草。」

一個實習生能幹明白什麼?端茶送水能整明白就不錯了。

你現在和我說一個實習生能力剛國防信息部精英組了?

真是小母牛拉屁股,讓老子開了眼了。

「老王,你他么的急什麼啊,這玩意真是我們這裡的實習生做出來的,我要有半句假話,我願意立刻上軍事法庭。」

張紹也是來了脾氣。

王立旺有些凌亂了。

這麼牛叉的防禦系統竟然是出自一個實習生之手?

可以依照自己和張紹之間的交情,這老小子都發誓了,這事絕對不可能摻假。

「那名實習生在哪裡?你馬上把他送到我這裡來。」

片刻之後,王立旺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說道。

「現在……可能不行……」

原本牛氣哄哄的張紹語氣立刻軟了下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