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clarknational.com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盛寵天下不良醫妃要休夫免費 第10章(2)_莎雅小說
◈ 第10章

第10章(2)

吧,難免也有心儀之人,不過是因為與王家有婚約,難以給心儀之人正妻之位,如今二祖母這般一說,妾身就給將軍與心儀之人一個機會,更何況……」

「更何況男人不都如此?三妻四妾常事?」李蘇彧打斷燕回的話,眼神微深,唇邊帶着些許的笑意:「看來夫人比我想像中還要賢良淑德。」

秋風襲來,各懷心思的二人第一次正面交鋒。

燕回深深的對視着李蘇彧的眼眸,一時竟不知怎麼靠近眼前這個男人,在談生意的時候,拋出對方最想要的東西,合作不就開始了嗎?

眼前這個男人真是難以琢磨,還不如讓她出門談談怎麼在這鄆城把生意做起來。

「那,如何能讓將軍高興?」燕回耐着性子問道。

李蘇彧眉峰微動:「你這般事事應着我的樣子,是想做什麼?你有事有求與我?」

身後跟着的歲秋深怕燕回說出一些胡話來,正是擔心的時候,就看到剛剛在去老太君院落遇到的女子。

此時,李蘇彧也看到江蘊,眉間的煩躁更深。

「蘇彧。」江蘊並沒有靠前,她看了看燕回:「沒有打擾到少夫人與蘇彧說話吧。」

燕回朝着李蘇彧微微福身:「妾身先回院落。」

在李蘇彧的注視下,燕回消失在那轉角的游廊處。

「蘇彧,我們能談談嗎?」江蘊說道。

李蘇彧挑眉,淡漠道:「談什麼?」

話落,欲打算離開,卻被江蘊的話定在了原處。

「李蘇彧,如果我們之間沒有你大哥,是不是就不是如今這幅模樣?」江蘊褪去臉上的溫和,如果沒有見到燕回,她根本就不懼,她與李蘇彧之間的糾葛終將會解開,但看到燕回後,她甚至覺得李家以後定會對燕回有所改觀。

她太了解李老太君了,現在對燕回不過是因為礙於官家的偏見,或許只是暫時的偏見。

李蘇彧看着一臉薄怒的江蘊:「適可而止。」

「你沒有心嗎?」江蘊最是不喜李蘇彧永遠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,不管她怎麼夠都夠不着:「當年的事情明明與我沒有任何關係、你卻把你大哥的死歸咎在我的身上?你對我公平嗎?」

「就因,你大哥心儀我?所以你從此之後對我避而遠之?」

李蘇彧看着江蘊的眼神冷冽。

「不知以前我做了什麼讓你誤會我對你有心思,今日澄清一下,我大哥看上的女人,我不會染指也從來沒有起不該的心思。」

江蘊瞳孔微微一驟。

明明她都深陷其中,憑什麼他李蘇彧還一副戲外人的樣子?她要讓李蘇彧跟她一樣,愛而不得,得而復失,她才快樂!

江蘊輕笑幾聲後,說道:「你大哥說的沒錯,你就是塊石頭,我捂不熱。」

李蘇彧淡淡掃了一眼江蘊後,朝着出府的垂花門大步流星的走去。

——

回到院落的燕回左轉轉,右瞧了瞧,這到底是李蘇彧的院子,她有些拘謹,來到主屋後,燕回開始整理箱子中的冊子。

這時,歲秋小跑走了進來:「姑娘,官家的那些人今日就啟程離開鄆城,就說不與姑娘你告別了,以後還望姑娘保重。」

燕回:「也不知,阿時在汴京如何了。」

歲秋知曉燕回挂念小公子,說道:「姑娘,寫一封信給小公子,問問最近學業如何,汴京可有發生什麼趣事?」

「這北疆到汴京也要三月,書信來回一趟都已到明年,算了,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。」

燕回說著,手中拿着的冊子一頓,看着藥材兩個字,心思開始活躍起來。

「歲歲,我若是想出府的話,是不是還要請示老太君?」燕回蹙着眉說道。

「如果是將軍帶着姑娘出去,老太君應該不會說什麼。」歲秋也擰眉,以前在王家的時候,想名正言順的出個門談何容易?姑娘每次都是喬裝打扮一番從後門出去。

現在這李家根本就不熟悉,怎麼出府?

「將軍呢?」燕回問道。

「不知道。」歲秋為難的說著,如今來到這李家當真是寸步難行。

「找個合適的機會,出府一趟。」

燕回的話音剛剛落下就聽到外面響起一道聲音。

「二夫人,少夫人在呢,裏面請。」

陶氏走進房中的時候,燕回正好起身,與陶氏對視間,燕回一臉笑意:「二嬸,坐。」

陶氏還是頭一次來到李蘇彧的主屋中,她先是環視一圈後,才坐下來。

「剛剛老祖宗說深秋了,該添冬衣,便要出府一趟,我想着你剛來鄆城,要不要隨我一同出府?」陶氏的聲音很是親和,用着小心翼翼探究的語氣。

「當然可以。」燕回纖睫微微一動,眼波流麗,她求之不得。

「那,現在就走吧。」陶氏見燕回並不是難相處的,懸着的心才落下去,老太君對這燕氏有戒心,但她沒有,她只看到了一個女子嫁進婆家被婆家刁難的事情。

燕回與陶氏來到李府大門前,那一襲鵝黃錦衣的李卿卿看到燕回的時候,眸光都亮了一下。

「這是卿卿,剛剛都吵着來找你玩。」陶氏溫和的說道。

燕回掃了一眼李卿卿,怕是陶氏請她出府,應該是這小丫頭的功勞。

「小嫂嫂。」李卿卿乖巧的喊了一聲,又自來熟的走到燕回的身邊,壓着聲音說道:「小嫂嫂,二哥性子冷,你以後若覺得無聊,可以找我玩。」

燕回望向李卿卿,從手腕處取下白玉鐲,戴在李卿卿的手腕處,說:「我也沒有帶什麼好的,就當見面禮了。」

「這可使不得。」陶氏連想制止,卻看李卿卿歡喜的樣子,輕輕的拍了拍李卿卿:「還不謝謝二嫂。」

陶氏雖沒有見過什麼好的玉鐲,但那通體雪白無暇的玉鐲,定價值不菲,這燕回出手如此闊綽,當真是不容小覷。

「謝謝小嫂嫂,二哥都從來沒有送過禮物給我,還是小嫂嫂好。」李卿卿一下就挽上了燕回的手臂:「小嫂嫂,你真好。」

燕回抿唇一笑,小孩子就是這樣,得到了禮物就是這麼開心,李卿卿幫了她的忙,也算是回禮了。

「時候不早了,走吧。」陶氏難得露出一絲笑意。

馬車緩緩湧入街道上後,燕回心中難免有一絲激動,這將是她以後紮根的地方,她也定會在這裡開創出她的一片天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