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clarknational.com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截運道師最新章節目錄 第10章_莎雅小說
◈ 第9章

第10章

我醒來之時,正躺在黃素素的床上。

黃素素趴在床邊還未醒,臉上滿是疲倦。

我抬起手溫柔地撫摸着黃素素的額頭。

黃素素眉宇微蹙,似是醒來,於是我連忙將手收回。

黃素素睜開眼,面色微紅,說道:「你終於醒了,我去煮些粥給你吃,你睡了七天七夜,肯定餓了。」

「我媽呢?」

「伯母這些天也守在這裡的,昨天晚上她突然不舒服,我把她送回家休息了。」黃素素說道。

「我媽的塵肺病犯了,我得回去看看。」我說著就要起身,卻發現頭腦暈沉,渾身無力。

「你還是老實躺在這裡吧。」

黃瘸子的聲音從門外傳來,只見他手中捧着一盞碟式油燈,小心翼翼地護住火苗,放在我的床頭。

我這才發現床頭周圍擺滿了油燈,臉上不禁疑惑。

黃素素見狀說道:「這是七星燈,當年諸葛亮續命所用的法器就是這個,你不用擔心,我去煮粥了。」

黃素素說著起身走出房間,黃瘸子看了一眼黃素素的背影,嘆了口氣說道:「我這把老骨頭快經不起折騰了,當年為了救你,折損十年壽元,素素這丫頭心疼我,更是心疼你,這七星借命之法所借壽元,全來自於她。」

「到底是怎麼回事,為什麼我需要借她人壽元才能活命?」我問道。

「那天晚上你身上的三把陽火滅了兩把,邪氣入體,不用七星燈借命,最多可活一夜。」黃瘸子說著從懷裡掏出一枚黃符問道:「我很好奇,這枚黃符是誰給你的?」

我看向黃瘸子手裡的黃符,說道:「是郭瞎子。」

「那怪不得,能畫這種招邪納鬼的催命符的,大涼山除了他也沒誰了。」黃瘸子說道。

「催命符?」我疑惑不解。「可是郭瞎子說,這是鎮魂符,可以讓邪祟近不了身。」

「結果呢?」黃瘸子反問。「連多年沒出現的望月鱔都找上你了,那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?」

於是我將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了黃瘸子,除了關於救我的那個黑影。

黃瘸子聽罷,面色陰沉地說道:「看來張家人還是要把你除了。」

「我都已經這樣了他們還要害我?難道就因為我說張龍的兒子有娘生沒爹教?」

「自然不會是這個原因。」黃瘸子說道。「近些天,張家似乎有大動作,張仙師時隔十八年從龍虎山趕來大涼山不是沒有原因的,我雖有望氣尋龍的功夫,但論到風水一門,確實不及郭瞎子,郭瞎子近來和張家人走動頻繁,八成是發現了什麼前所未有的大礦。」

「可是,這和殺我有什麼關係?」我問道。

黃瘸子說道:「如果是張家想要殺你,這十八年來該動手早就動手了,現在郭瞎子用催命符間接殺你,神不知鬼不覺,也不過是舉手之勞,至於為什麼現在才動手,也許是因為張仙師,張仙師來了大涼山之後,你的天靈就黑雲蓋頂,出現中邪殞命之兆,尤其在他得知你是狀元命之後。如果不是張仙師要殺你,那就是郭瞎子了。」

「可是我和郭瞎子無冤無仇,他為什麼要殺我?」我問道。

黃瘸子說道:「你大概還不了解狀元命的意義,命相學中,狀元命就意味着將相之才,將來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物,位高權重,氣運滔天,簡單地將你的分數調換,其實並不能改變你的滔天氣運,惹上狀元命的人如果不斬草除根,一旦事情敗露,那就後患無窮,所以他才想要除掉你,而想要真正地除掉你,就要從你家的風水上動手腳。」

「你是說,我家的祖墳被動了?」我問道。

黃瘸子說道:「人分活人和死人,宅分陽宅和陰宅,郭瞎子擅長風水堪宅,想要破壞你家的風水,不僅要動陰宅,陽宅也要動。」

黃瘸子話音剛落,黃素素端着熬好的粥走了進來。

「你先吃點東西補充體力,其他事情晚上再說。」黃瘸子說完就走到院子里紮起了紙人。

我此時依然全身癱軟無力,黃素素見狀,只好親自喂我。

到了晚上,我的身體恢復了大半,只是走路還有些氣虛。

我先回家看望了母親,母親的肺塵病這些年反覆發作,喝了多少中藥也不見痊癒,聽母親說,我昏迷這些天,黃素素兩頭跑,我家的牛都是她牽去放的。

到了晚上,黃瘸子如約來到我家屋後輕輕地敲響窗戶,見我坐在床邊等他,便沉聲說道:「把鐵鍬拿着來屋後。」

我扛着鐵鍬來到屋後,只見黃瘸子手裡端着一方舊羅盤,左描右晃半天,在一處牆角停了下來。

「就是這裡,挖。」

聞言,我立馬開挖,挖了足有一米深果真挖到了一個奇怪的東西——是一個足有嬰兒手臂粗的鐵錐子。

黃瘸子接過錐子,一時間看不明白,又端着手裡的羅盤定位,不一會又指着一個地方讓我開挖。

不出意外,同樣的深度,再次挖出來一個鐵錐。

「原來如此,我說無緣無故埋着定魂錐做什麼,搞半天是把定魂錐當成棺材釘了,郭瞎子這招毒啊,把你家當成一口大棺材,四面風水口釘住,風水不流通,全是地下陰氣往上涌,時間一長,不是撞邪,就是染病。」

聽完黃瘸子的話,我心中憤恨,母親當年身體一向不錯,但是進了張家礦場後,不到三年時間就染了肺塵病,治了多少年都治不好,身體每況愈下,究其原因竟是出在這裡。

我按照黃瘸子的指示總共挖出四枚定魂錐,黃瘸子端着羅盤在我家來回走了幾遍確定沒問題後才離開。

看完陽宅已經臨近午夜,我扛着鐵鍬隨黃瘸子來到了徐家溝的祖墳地,徑直走到我家的祖墳動手挖掘。

祖墳挖開後,一口破爛棺材出現在墳坑裡,墳坑裡全是發臭的髒水。

我硬着頭皮跳下去將棺材板打開,卻發現一條早已不知死了多少年的死蛇正纏在祖宗的遺骸上。

「真是小刀拉屁股——開眼了!」黃瘸子難掩激動地說道。

「這個有什麼講究?」我皺眉詢問。

「殭屍我見過,但是殭屍蛇,我倒是頭一次見。」黃瘸子說道。

「風水學上,管居於地下的蛇稱為地龍,你是狀元命,又喝了龍魚湯,高中狀元之時,就是魚躍龍門之日,這條蛇死而不腐,就是死不瞑目,一直纏在你家祖宗遺骸上作為報復,後代子孫必然霉運纏身,妄遭橫禍,也就是說,只要這條死蛇一直在,你一輩子也出不了頭。」

「那該如何破?」我咬牙問道。「把我祖宗的遺骸挪個窩?」

「不用。」黃瘸子說道。「這裡本就是一處寶穴,只是被動了手腳,你把這條死蛇挑上來,再把墳頭埋好,然後來張家的祖墳。」

我按照黃瘸子的方法挑出死蛇埋好祖墳後,來到張家的祖墳按照黃瘸子說指示開挖,快挖到棺材板的深度時,忽然感覺土層鬆動,一堆盤根錯節的樹根出現,將張家老祖的棺材牢牢抱住。

在那樹根之間,正有三條手腕粗細的蛇皮遺蛻交錯在一起。

黃瘸子見狀,臉色震驚,他舉着火把照向墳坑內說道:「柳根抱棺,這是民間九龍拉棺的頂級風水穴,再看這樹根上的蛇皮,三條蛇皮上泛着金光,對應金龍飛升,張家一門三狀元正是借了你的運,眼下三條金龍逃走,龍虎豹三兄弟的氣運怕是扼不住了,以後也許比他們父輩的氣運更旺,先燒了再說。」

黃瘸子說著,從懷裡掏出一沓火紙鋪在樹根上,撒上煤油,接着將火把丟了下去。

大火燃燒,很快將樹根和蛇皮燒成灰燼。

然而就在此時,一條金黃色的小蛇忽然從墳坑裡鑽了出來,向外逃竄。

我舉起鐵鍬,猛地將逃出的小蛇拍扁,順勢鏟成幾截泄憤,黃瘸子想要阻攔卻為時已晚。

他嘆了口氣說道:「九龍風水穴已經保了張家財運亨通和一門三狀元,沒想到又跑出來一條小金龍,眼下張家只有張龍生了個兒子,小金龍被殺,張龍的兒子必然會生一場大病,到時要是查到這裡,發現你家的祖墳和張家的祖墳同時被動過,那就糟了。」

「整個大涼山,除了你,真正懂得風水堪穴的不就只有郭瞎子嗎?」我問道。

「的確如此,這九龍風水學的布局,需要花費很長時間才能成型,除了郭瞎子,大涼山沒人有這個能耐。」

我聞言將手裡的死蛇扔進張家祖墳地一併焚燒,過了很久才說道:

「那就讓郭瞎子消失吧。」